产品搜索
外媒:脱欧受阻政局混乱 英国民主“生病”了
作者:作者4    发布于:2019-01-23 08:55:45    文字:【】【】【
摘要:23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刊登署名吴俊刚的评论文章称,英国“脱欧”协议遭议会否决,导致英国政治遭遇危机,政局陷入混乱。文章称,近年来,一种严重的“流感”在西方民主国家中传染,导致民主政治一个接一个失灵,连现代民主之母英国都无法幸免。 文章称,英

23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刊登署名吴俊刚的评论文章称,英国“脱欧”协议遭议会否决,导致英国政治遭遇危机,政局陷入混乱。文章称,近年来,一种严重的“流感”在西方民主国家中传染,导致民主政治一个接一个失灵,连现代民主之母英国都无法幸免。

文章称,英国议会以432票对202票的绝大多数,否决了特蕾莎梅政府花了两年时间与欧盟谈成的脱欧协议。英国政治陷入二战以来的最大危机,一方面是英国人在脱欧问题上民意撕裂,另一方面是各政党都拿不出一个大家可以接受的替代方案。

然而,在议会遭遇惨败的首相,却又在反对党提出的不信任动议中过关。

一个弱势的政府,加上一个弱势首相,形成混乱的政局,英国人似乎已经茫然无所适从。向来被誉为模范的稳定两党制顿失光彩,英人民主现在像是患上严重感冒的病人,四肢乏力,头昏眼花,六神无主。这一切都充分反映在英国各政党在脱欧课题上陷入莫衷一是,四分五裂的局面。

分析称,脱欧课题演变成今天这个局面,“罪魁祸首”应该是前任首相卡梅伦。卡梅伦为了摆平党内脱欧还是留欧的争论,决定举行全民公投,事前信心满满,以为留欧的人一定会占多数。结果却出乎意料,52%的投票者赞成脱欧,卡梅伦被迫辞职,足见公投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和歧见。

接任首相的特蕾莎梅本是留欧派,却必须在上任后执行52%选民的脱欧决定。为了加强自己的地位,她决定来一次闪电大选,以为会得到多数选民支持,却“阴沟里翻船”,执政的保守党失掉更多的议会议席,首相的权威也因此受损,形成她的弱势地位。

弱势政府加上弱势首相,自然难以掌控大局,就连本身的议员也没有共识。这次议会表决脱欧协议,就有100多位保守党议员倒戈,投下了反对票。

反对党投反对票为难政府并不稀奇,大批执政党议员也造反,则说明执政党内部矛盾重重,没有共识。很多极端保守党议员认为脱欧协议给欧盟做出了太多的让步,不接受她几经周折才谈出来的折衷方案,可谓是祸起萧墙。

现在,英国政府和议会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从脱欧的泥沼中翻身。

文章认为,卡梅伦决定举行公投,特蕾莎梅决定闪电大选,都是出于想要巩固个人地位的算计,但都错估了民意。

分析指出,近年来,欧美民主制度辉煌不再,即使不是日薄西山,也是百病缠身。诸如难民移民问题、民粹主义问题、极右翼问题、经济问题、旋转门似的政府轮替问题、民众示威破坏问题等,凸显民主制度似乎已和时代脱节,无法有效处理全球化和社会分化等新趋势所带来的问题,就像前面说的,都感染了一种新的流感。

美国和英国的政治僵局现在大家已耳熟能详,就连瑞典在2018年9月大选过后,也已经拖了四个月,还无法组成新政府。

文章指出,英国议会民主失灵当然不是突然间发生的,而是日积月累,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英人民主的病根何在?观察家的看法见仁见智。

有一种看法认为,英国政治今天的困局,在于它不知不觉地把遴选政治领袖的工作,交给了牛津大学的哲学、政治和经济学系。也就是说,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英国的政治领袖都是出身自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学系。他们对哲学、政治和经济这些经国济民之学,虽有所知,但仅限皮毛,而更糟的是这些养尊处优的精英和民众脱节。

几年前,曾经担任工党政府内阁部长的曼德尔森,也曾在《海峡时报》撰文谈英国政治。他指出,工党选出了党魁科尔宾并不是意外,而是反映了欧洲现在的一个大趋势:选民越来越唾弃主流政党而倾向于极左或极右。他还说,欧洲出现这种极端政治浪潮,很值得新加坡和其邻国思考。

事实上,美国的政治气候也是如此。真正原因何在?关键还在于主流政党没法解决上述各种问题,也就是缺乏应有的执政能力。而缺乏执政能力的原因,则在于它们无法推出真正具有治国能力的政治领袖和治国团队。这或许就是民主政治今天的病根,也是许多国家的主流政党所面对的共同问题。

文章称,中国唐代的“药王”孙思邈说:上医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今天许多民主国家的乱象,根源都在于国家病了却找不到治国的“上医”,到处是“下医”甚至“庸医”当政,政治怎能不乱?事实说明,英国式的两党制已经病态毕露,无法确保有实力的治国团队的产生。对迷信两党政治的人,这该是一个很好的警惕。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09-2012 杭州某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由圈里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