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搜索
缅甸面临一波更严厉的制裁
作者:作者3    发布于:2018-12-16 08:35:28    文字:【】【】【
摘要:12月13日,总部位于英国的一家非政府组织 —— “缅甸运动” —— 公布了一份与缅甸军方保持商业往来和合作的国际企业名单,并称之为“肮脏名单”。据英国《卫报》报道,这份名单列出了49家包括美国、英国、法国、瑞士、中国、日本、印度、韩

12月13日,总部位于英国的一家非政府组织 —— “缅甸运动” —— 公布了一份与缅甸军方保持商业往来和合作的国际企业名单,并称之为“肮脏名单”。据英国《卫报》报道,这份名单列出了49家包括美国、英国、法国、瑞士、中国、日本、印度、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在内的企业,其中中国以16家企业位列数量之首。

这是人事组织和国际社会呼吁各国政府升级对缅甸制裁的新一轮施压举措。就在同一天,美国众议院以394:1票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将缅甸军队对罗兴亚穆斯林犯下的罪行构成“种族灭绝”的决议。一年前,2017年12月7日,美国众议院曾以423:3票通过了将同一事件定性为“种族清洗”的议案。

今年以来,欧盟和美国、加拿大等国已经先后对缅甸军方实施了制裁措施。4月,欧盟决定将缅甸武器禁运延长一年,禁止向缅甸出口军民两用产品,同时叫停了与缅甸军队的合作,禁止向缅甸军队提供培训,并冻结了7位缅甸军官在欧盟境内的资产。而美国也制订了包括停止向缅甸军方将领发放签证、将缅甸地方将领列入制裁名单、支持联合国缅甸事实调查团的工作等措施。不过,鉴于罗兴亚难民遣返问题仍无进展,而昂山素季政府至今没有对缅甸军方的行动给予国际社会认可的谴责,欧美国家对缅的新一轮、更全面的制裁已经呼之欲出。

时光倒转至3年前,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在大选中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记者曾经亲临现场,目睹缅甸人民欢饮鼓舞、额手称庆的场面。欧美国家随之宣布,解除对缅甸长达20年的经济制裁。缅甸人民仿佛看到了缅甸被摒弃于国际社会之外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他们盼望着摆脱军政府独裁统治后的国家迈上富强之路,盼望着西方国家的资金和援助大量涌入而无需过度依赖中国“经济殖民”的日子,盼望着一个民族和解、举国和谐搞建设的新时代的来临。

然而,3年之后,缅甸人民的期望几乎全部落空。西方公司因缅甸基础设施落后等原因逡巡不前,经济发展状况差强人意;由于军方仍旧在国会和内阁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缅甸民族和解进程几乎停滞;罗兴亚难民事件又是雪上加霜,将一个百废待兴的国家重新拖入被制裁、被疏离的泥沼之中。

在罗兴亚人的问题上,缅甸人与西方有着完全不同的认知。欧美人将其视作“人事问题”,而缅甸人几十年来一直将其视为“关乎主权的问题”,认为它与缅甸国内的民地武冲突、民主与独裁的对立完全不一样,是“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这就是为什么在昂山素季被许多国家收回当年颁发给她的各种民主荣誉时,她在国内仍然享有极高支持率的原因。在社交网络上,缅甸人甚至以欧美国家边境筑墙、遣返非法移民为例,做为对西方“双重标准”的回应。

缅甸从1948年1月4日脱离英联邦宣布独立开始,到1962年奈温军事政变之前,一直是一个民主制国家,由一个民选的政府管理。实际上,当年奈温发动军事政变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民选政府总理吴努对罗兴亚人表现出了软弱。在此后50多年的军政府统治下,缅甸的人事状况每况愈下,人民生活水平呈现出极大的倒退,这才有了后来反对军政府独裁统治的民主运动。

在当年昂山素季因领导民主运动被军政府软禁期间,她曾与一些民主人士一道,呼吁西方国家制裁自己的祖国。这样的呼吁在缅甸民主派内部曾引发过重大分歧,前联合国秘书长吴丹的孙子、缅甸历史学家吴丹敏曾在自己的著作中直言,自己与好友昂山素季有过激烈的争论。

吴丹敏反对西方社会对缅甸施加制裁,认为欧美国家如果真的想帮助缅甸,应该与缅甸人民和政府保持一定程度的接触,让缅甸不至于沦落到游离于国际大家庭以外。他在著作中阐述了如下几个原因:

首先,缅甸军队的将领们不在乎西方的制裁。对他们来说,国家安全即是一切。制裁的受害者是缅甸的普通民众,军方掌权人士不会受损,也不会为之而动。“如果在政治自杀和与那个他们并不信任的外部世界隔绝之间进行选择,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与世隔绝是他们默认的后果:不理想,但也过得去。”

其次,制裁实际上只意味着西方的制裁。缅甸与中国和其他几个邻国的贸易照样会增长……。“制裁只会使中国的影响力增加,不可能导致民主和变革。”

第三,“许多支持制裁的人希望,更大的外部压力会导致军队内部出现分歧。没有什么比这更危险的了:缅甸很容易分崩离析成几十个军阀派系、叛乱分子和武装。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对亚洲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吴丹敏的一些论断在今天看来依然成立,西方世界不断增大的施压已经导致昂山素季向中国的“一带一路”重新敞开了大门。而且,据缅甸媒体《伊洛瓦底》报道,就在非政府组织“缅甸运动”公布了“肮脏名单”和美国众议院通过决议的当天,缅军总司令敏昂莱在国防大学的演讲中,就警告说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势力“正企图分裂缅甸军队。”

据《卫报》报道,在“缅甸运动”公布的“肮脏名单”中,16家中国企业涉及向缅甸军队提供战斗机、武装无人机、弹道导弹、重型机械等设备,此外,在缅甸从事水电站建设和玉石开采的公司也位列其中。

美国两家“上榜”的企业中,一家是脸书,理由是该公司“一直允许其平台被用来煽动对缅甸少数族裔的仇恨和暴力,特别是针对罗兴亚穆斯林和其他穆斯林。”另一家是网络服务公司Cloudflare,理由是该公司为缅军总司令搭建并维护个人网站。

由于几十年的军政府统治,缅甸的主要经济命脉大多掌握在军队或前军方高官的手中,包括银行、港口、航空公司、旅馆等。这样的局面即使在缅甸对外开放之后,也不会于短期内有所改变,这就意味着,任何一个想与缅甸做生意的外国企业,都不可避免地要与这些跟军方有关联的企业打交道。实际上,除非一个国家对缅甸实施全面制裁,并彻底断绝贸易来往,否则的话,几乎所有进入缅甸的企业都可以登上这个“肮脏名单”。同样的道理,中国是在缅甸投资额度最高、项目最多的国家,“上榜”企业最多也是必然。

2017年,就在罗兴亚难民事件发生前几个月,敏昂莱曾两次受邀访问欧洲,走访了比利时、意大利、德国、奥地利等国。他受访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些欧洲国家试图向他兜售武器,他在这些国家访问的企业也基本上都是军工企业。虽然欧盟作为一个整体、对缅甸的武器禁运至今没有解除,但一些欧洲国家仍希望单独与缅甸军方做生意。

“缅甸运动”当时曾对这些欧洲国家邀请敏昂莱进行了谴责,这家非政府组织在其网站上描述道:敏昂莱在那里受到了热情的款待,不仅获赠礼物,还被带到军用飞机制造厂参观,奥地利还提出了帮助缅甸军队提供军事训练的建议。“缅甸运动”的主任法马纳质问道:“为什么奥地利和德国给予这名战犯如此特殊的待遇?敏昂莱唯一应该到访欧洲的地方是海牙国际刑事法院。”

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研究数据,在东南亚国家中,只有老挝、柬埔寨和缅甸从中国购买的武器多于从美国进口的,其他国家都是更多从美国购买,有些国家甚至全部从美国购置武器。

中国没有对缅甸的武器禁运,在欧美制裁缅甸军政府的时代,中国成为缅甸军队的主要武器供应方,以后就一直占领了这个市场。不过,媒体也曾报道,缅甸反政府武装的武器也来自中国。这种情况曾在一定程度上引起缅甸军方的不满,也为缅甸民间所诟病。

“缅甸运动”在报告中称:“我们希望被列入这份名单的企业停止与缅甸军方进行有违人事或破环环境方面的合作,并以此做为对其他公司的警示。”报告还呼吁,将缅军高级将领送交国际刑事法庭。

标签:标签1 标签7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09-2012 杭州某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由圈里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