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搜索
男子当街扇曾经的老师耳光 被打老师忍气吞声:被学生殴打不光彩
作者:作者2    发布于:2018-12-20 13:21:00    文字:【】【】【
摘要:19日,一则“男子20年后拦住老师回报耳光”的视频在网上持续发酵,引发全国网友关注。这段视频长约1分09秒,开头配有这样的字幕:毕业后,他用耳光“报答”当年的老师。 同视频一起在网上热传的,还有一份盖着河南栾川县实验中学公章的《对常某殴打侮辱我校教师的

19日,一则“男子20年后拦住老师回报耳光”的视频在网上持续发酵,引发全国网友关注。这段视频长约1分09秒,开头配有这样的字幕:毕业后,他用耳光“报答”当年的老师。

同视频一起在网上热传的,还有一份盖着河南栾川县实验中学公章的《对常某殴打侮辱我校教师的举报控告书》。根据控告书内容,被打男子名叫张某某,是栾川县实验中学的一名教师。打人男子名叫常某,是被殴打人曾经教过的学生。控告书内容内容显示,“被打之后,张老师脸部指印几天不退”“自此以后,每想起此事,张老师都感觉不寒而栗……生怕稍有不慎将会再有第二个常某出现……”

栾川县公安局19日通过官方微博通报称,目前警方已对此事立案侦查,调查结果将及时公布。

《控告书》显示,张老师被打的具体时间,是在2018年7月底。而网上流传的视频,在12月中旬才被热传。

据张老师回忆,事发当天下午四点多,他骑着电动车从当地石庙赶回县城,路过雷湾村变电站附近时,路边停着一辆绿色越野车,旁边站着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上前拦住自己。年轻男子证实眼前人就是张老师后,便对着他的脸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的打,边打边骂。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段描述与网上流传的基本吻合。

根据视频内容显示,在河南栾川县,身穿灰色衣服的男子走近骑车黑衣男子,询问“还记不记得我?”话音未落,灰衣男子便对准骑车男子的脸部,抡臂怒扇耳光。随后,他又绕到电瓶车左侧,数次质问骑车男子“以前那时候咋削我还记得不?”“你以前咋当的教师?”

这段视频长度只有1分09秒,根据《控告书》上的内容,灰衣男子将张老师逼到路边后,把电动车踏翻在路边的庄稼地里,继续对张老师拳打脚踢、殴打谩骂约20多分钟。后在几位围观老人劝阻下,打人者才开车离开。

据张老师回忆,殴打自己的常某,是十几年前自己教过的学生。控告书上称,挨打之后,因为性格内向,并顾忌对方是自己的学生,觉得被自己学生殴打不光彩,张老师选择了忍气吞声,直至网上视频曝光出来。

《控告书》内容显示,该事件对张老师身体心灵造成了严重伤害,被打后张老师脸部肿,指印几天不退,身上多处淤青,头晕恶心,胸闷腹胀等,浑身疼痛达20多天。更严重的是,影响到了以后教学工作和学生的管理。

在控告书上,被打老师所在学校栾川县实验中学认为:常某殴打谩骂老师,还蓄意进行录像和网上传播,全体老师强烈要求公安机关查清事实,严惩肇事者,追究法律责任,承担人身及精神损失补偿,并删除打人视频,公开赔礼道歉,清除一切不良影响,给受害者一个公道,也给其他老师一个交待。

19日,栾川县实验中学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网传控告书属实,是根据张老师报案材料写的。张老师今年50多岁,在该校任教20多年,平时工作非常认真,很负责任,学校也没有接到过学生关于张老师殴打学生的投诉。

“事情发生后,学校非常重视,老师们看到网上视频后,非常气愤也很心寒。”栾川县实验中学校长说,张老师目前的情绪不太稳定,但仍坚持上课,学校教学工作正常进行,校方安排了专人对张老师进行心理疏导,目前也在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

19日凌晨,栾川百度贴吧内,一网名为“骆驼鸟009”的网友发帖回复了具体细节。该网友自称就是当事人常某,但发布者是否确实是常某本人,还未获证实。

根据该帖,发布者称打人视频事件发生在2018年夏天,视频并非是他传播出来的,目前自己在外地工作并不知情。12月16日,有同学给他打电话才获知此事。

网帖中,发帖人这样写道:“向所有老师说一声对不起,但不包括张某某”。此人称,无意中伤害到了一批真正教书育人的好老师。但提到张某某时,此人写道:“张某某是我初二班主任,教英语,当时自己只是上课瞌睡,张某某让其蹲在讲台下面,然后踹头10几下。后来不记得犯了什么错,再次被张某某用脚踹头。他踹我头的画面从那时跟到现在,折磨我10几年。”

在网帖最后,发帖人称,整个学生生涯中,唯独被张某某在心里埋下仇恨种子。“33岁的我,要为那个13岁的我讨回公道。”

网帖里还称,不管面临怎样的处罚,自己都积极接受。目前人在杭州,有关部门要调查直接联系他家人,会立马回去配合调查。

在栾川贴吧内,有多位自称是常某同学或朋友的网友发帖,证实常某在上学期间曾遭张老师殴打,对其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12月19日凌晨,针对此事件,栾川县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网络上传播的教师张某某被常某殴打的视频,我局已经接到张某某书面报案。”目前,栾川县公安局已经立案,调查结果将及时公布。

栾川县公安局相关人员19日表示,涉案人员工作地方在南方,该案件暂时还没有具体定性,一旦有进展会及时对外发布。

打人者常某的说法是否属实,还需要警方的进一步调查。但即便如此,这起在街头公然上演的“20年后用耳光报答老师”的暴力戏码,也不应该被理解。

诚然,20年前,老师殴打学生,当然不应该。但这并不等于20年后学生用耳光报答老师就有了正义。道理很简单,如果要忆往昔,几乎每个人都可能找到一位可能在学生时代给自己留下“阴影”的老师,如果都遵循这样的报复循环,岂不是每位老师都可能遭遇人身危险?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种学生时代的“阴影”,都会随着时间和自己身心的成熟而逐渐淡去。即便对老师有意见,却很难上升到必须要用耳光报答的地步。一定程度上说,常某若至今仍未走出当年的阴影,这是应该被同情的,但是将这种阴影的化解,诉诸暴力报复老师,却不应该被同情。这种发泄,说到底仍是自身不够成熟和理性的一种表现。

当然,在反对常某针对老师暴力的同时,此事也应该让人更真实地窥见暴力教育的伤害性。即便在禁止体罚学生的今天,仍有现实的启示价值。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09-2012 杭州某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由圈里人提供